海口八旬老太稱生病遭冷落無錢治療,盼社會好心人伸援手。(南海網記者陳麗娜攝)
  老太太因為半身癱瘓、又患上重症肺炎無法繼續治療,希望社會好心人士伸援手幫助。(南海網記者陳麗娜攝)
  南海網海口3月26日消息(南海網記者 陳麗娜)都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。這不,海口一八旬母親盧女士投訴兒子以及兒媳,對她照顧不周,拿走她的銀行卡,並控制她與外界的聯繫。對於老太太的多次控訴,其兩個兒子表示無能為力,已經盡到義務,稱母親因寂寞投訴。目前,老太太因為半身癱瘓、又患上重症肺炎無法繼續治療,希望社會好心人士伸援手幫助。
  母親投訴家中遭冷落 兒子回應是誤會
  3月26日下午,記者來到位於鹽竈路的海口市二十小學的宿舍樓里,只見盧女士坐在輪椅上,其二兒子張永清正照顧著其母親。餐桌前還擺放著剛吃過的飯菜,房間收拾得乾凈、整潔。當記者問起盧女士有何委屈時,只見老人家留下眼淚。“我就是覺得太寂寞,我也知道小兒子對我的照顧還真是很上心、很不容易。但是他把我手機給沒收了,控制我的自由,我很不開心。”
  盧女士的二兒子張永清無奈地告訴記者,他小弟在省醫院龍華門診當保安,家裡有妻子和剛出生滿2個月的孩子,因為不能天天在家陪母親,就讓母親寂寞時給親戚朋友打電話聊聊天,或者在發病時給他們兩兄弟打電話。哪知母親卻在兄弟倆上班期間,沒事也不斷地打電話,影響正常工作。“有時候一天打十幾通電話說自己不舒服,跑回來十幾趟都發現母親是騙人的,導致我弟弟經常被扣工資。後來不給我母親交手機費,她就開始報警,說我們兄弟倆不孝順。後來索性到處投訴。有時候稍微不順著老人的意思,我母親就有意見。”張永清說。
  而對於其母親投訴遭兒子拋棄,張永清顯得哭笑不得。“就是我小弟張群有時候抱老太太坐輪椅的時候手腳稍微重一點,老太太就認為是挨了打。事情沒那麼複雜,一個誤會。”
  八旬退休教師哭訴得病無錢醫治 盼繼續治療
  就在記者的採訪中,老人家還要求記者幫忙找到她的大兒媳。“我現在一身的病,我想要繼續在康復中心治療,但是我的兩個兒子已經無能為力,也沒有錢,這個我知道。但我就希望我的大兒媳能夠出來盡點義務。”
  盧女士的兒子張永清則情緒激動地說,他的母親今年83歲,是一名退休的教師。一年多前其母親一切都很正常,身體也非常好。而自從家中的大哥在2012年12月底得肺癌去世之後,家裡一切都發生了變化,並且因為其大哥的財產分配導致家庭矛盾升級。在2013年8月份其母親並因為患了腦中風、腦溢血,導致左半邊癱瘓,生活一切不能自理,現在還得了重症肺炎。
  張永清稱,這一兩年為母親治病可以說把所有積蓄都拿出來了,還借了不少錢。而他只是一名出租車司機,其老婆還被查出患了乳腺癌,可以說是自身難保。
  而他的弟弟是一名保安,每個月也僅僅只有1500元的收入,還要養活老婆和孩子。儘管每個月老太太都有退休金,但是每個月都要定期吃藥,都是不小的費用。特別是這一年多時間里發了幾次大病,每次都要花費一兩萬醫葯費。
  “我哥哥走後的遺產,我母親應該要得一份的,當時我母親因為覺得大嫂可憐,就自願放棄了財產。我大嫂當時對老人家承諾都會盡心儘力照顧其母親,沒想到這一年多來,她都未承擔起責任來。”張永清說。
  大兒媳:並未有過任何承諾 已經儘力幫助
  26日下午,記者與盧女士的大兒媳韓女士進行了聯繫,對方在電話一頭也是頗為無奈。韓女士說,丈夫去世之後,她的精神也崩潰,除了一個人負責撫養兒子,還要為丈夫之前生病欠下的醫療費還債。而對於丈夫走後留下了大筆財產,韓女士予以否認。“房子早就賣了,你想想看,得了癌症一年化療費用要多少,而且我老公當時得的病還不能報銷。為此,我們借了很多錢來治療。”
  韓女士還告訴記者,其婆婆以前每天半夜3、4點鐘打電話莫名其妙責罵她,今年年初她帶著兒子去看望老人,老人家又是大發脾氣。“我知道我的婆婆精神不好,我也沒有埋怨她的意思,我已經盡我所能,也問心無愧。我也從來沒有對老人家承諾過什麼,我只是希望我的生活能夠不要再被打擾。”
  兒子求助:如何幫助母親站起來 盼支招
  採訪中,張永清和他弟弟張群說“久病床前無孝子”,有時確實無法做到母親每叫必應,而且每回只要一不滿足其母親的意願,她就到處想辦法鬧出事情來,讓兩兄弟實在感到勞累不堪,現在也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幫助其母親。
  張永清說,他也沒有經濟能力聘請護理人員每天24小時在家陪母親聊天,送去敬老院,老人也不願意。現在老人家一心只想著讓我們送他到專業的康復中心進行繼續治療,因為她想繼續重新站起來。但是我瞭解,康復中心一個月的開支要5000多,我們真的幫助不了母親,也不知道如何是好。  (原標題:海口八旬老太投訴生病遭冷落無錢治療 盼社會幫助)
創作者介紹

澎湖民宿

vo85voth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