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溶溶
  我的媽媽很會燒菜,當然,我們是廣東人,她燒的都是廣東家常菜。可是我回想我從小吃下來她給我吃的菜,竟然還有西菜,我們廣東人叫番菜,當然,是中國式西菜,也可以說是廣東式西菜。但她的確給我吃西菜。我媽媽為了把我爸爸服侍好,她燒菜曾向不少大師傅取經,學本領。我爸爸愛吃西菜,一定帶我媽媽去吃過不少西菜,她也就邊吃邊學了吧?在我最早的記憶中,我就曾經由奶媽抱著跟爸爸媽媽去大東旅館吃西菜,還把我奶媽的衣服尿濕了。
  我媽媽不但給我們吃西菜,還給我們吃東洋日本菜。我記得我從小陪爸爸吃“鑊仔牛肉”,據說這是日本菜。我爸爸年輕時到日本打工,喜歡這個菜,告訴我媽媽這個菜,我媽媽就常常讓我們吃這個菜。這個菜我覺得其實就是廣東的“打邊爐”,也就是涮鍋,把生的牛肉片在火鍋里涮熟了吃,特點是,吃的人每人碗里打一個生雞蛋,把涮好的牛肉片放到雞蛋里攪拌,牛肉片帶攪拌著的雞蛋吃,除了味道更好,還有一大好處,就是滾燙的牛肉片不燙了。如此而已。不過你別說,解放前夕上海德大西菜社出新花樣,推出日式牛肉火鍋,日語是skiyaki,也真是這麼吃的。
  我媽媽燒的西菜有好多品種。不過西菜我吃來吃去也就那麼幾種:煎牛扒、炸豬扒、煎魚、炸大蝦、漢堡牛扒……這些西菜我媽媽全會燒給我們吃。我覺得媽媽燒的西菜也跟在我們這裡西菜館吃到的差不多,也就算吃到西菜了。我特別喜歡吃媽媽燒的漢堡牛扒,也就是洋蔥牛肉餅,每塊牛肉餅上面也放一個荷包蛋,像模像樣的。至於咖喱雞咖喱牛肉,那就不用說了,舊上海有許多出售咖喱和咖喱食物的印度店,我媽媽用的更是地道的印度咖喱啊。
  再說兩句西菜的湯。廣東菜里的玉米羹,裡面放牛奶,就像西菜的湯,我真疑心它是從西菜引進的。我媽媽會給我喝這樣的湯。還在湯里切點鮑魚片鮑魚絲。我小時候鮑魚似乎很普通,我媽媽還把乾鮑魚發過以後蒸熟,切片給我當零食,跟吃鴨胗乾差不多。
  說到底,我在廣州在上海吃到過的西菜,都是中國廚師燒的,既然是燒給我們中國自己人吃,也要照顧到我們自己中國人的口味,西菜到中國免不了中國化。我媽媽給我吃的也就是這樣的西菜,讓我吃得很開心!要說真正中國化的西菜,我還可以舉出過去南京路西藏路口有名的晉隆西菜館,它的冷盤還有滷鴨膀呢!
  (原標題:媽媽給我吃西菜)
創作者介紹

澎湖民宿

vo85voth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