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求部隊能打仗打勝仗,領導首先得有打仗的樣子
  批評敢不敢唱“黑臉”,是戰鬥力標準的“試金石”
  作風過硬不等於“傻大膽”,底氣源於理性精神的涵養
  【環球軍事報道】解放軍報12月18日刊發文章,透露了中國空軍金頭盔飛行員實戰訓練的情況。11月17日,西北大漠再傳捷報。
  在空軍組織的體系對抗中,面對裝備更加先進、情況更加熟悉的“藍軍”,以南空航空兵某師為主體的“紅軍”作戰體系沉著應對、愈挫愈勇。他們在先失2局的情況下,頑強地連扳4局,一舉逆轉強手。
  同一片“戰場”上,該師今年已創下了連戰連捷的驕人戰績——
  在空軍突防突擊考核比武中,他們“寧可冒險丟第一,也不降低標準保第一”,團體第一摘得硬氣。
  在空軍自由空戰對抗比武中,2個團體第一均被該師部隊奪得,5頂“金頭盔”中,2頂被收入囊中。
  這是怎樣的一種底氣?面對追問,他們的回答無比鏗鏘:打造世界一流空中精銳之師!我升空,藍天上沒有王牌……
  鷹擊長空,見證了一支英雄部隊的過硬作風。聚焦推進戰鬥力標準落實的偉大實踐,該師制勝空中“戰場”的精彩故事,為我們提供了許多有益的思考和啟示。
  戰鬥力標準從上立才能往下落,領導幹部必須成為過硬作風的實踐者——
  領軍打仗,高擎以上率下這面旗
  這一幕,如今銘刻全師官兵腦海。
  7月22日,戰機噴射著藍色的火焰直刺夜空。師長景建峰親自駕機升空,加入到某團自由空戰對抗訓練序列。
  搜索、占位、翻滾……濃濃的夜色中,對抗雙方纏鬥十分激烈。突然,景建峰與該團副團長曹斌駕駛的戰機失去控制,連續出現劇烈且毫無規律的俯仰擺動和左右交替滾轉,空中突發重大險情。
  其實,這場危險景建峰完全可以避開。作為培養不易、責任重大的戰役級指揮員,他完全可以將主要精力用在作戰籌劃、戰術研究和指揮所的運籌帷幄上,參謀人員也多次提議他少飛大載荷、高強度課目。然而,他還是強烈要求新訓課目帶頭闖、實戰課目帶頭飛。
  “要求部隊能打仗打勝仗,領導首先得有打仗的樣子。”採訪中,這位飛行3000多小時的特級飛行員言如心聲:“組織可以給你領導職務,卻給不了帶兵打仗的能力。只有帶頭去學、帶頭去飛,才能提高打仗的能力素質,贏得廣大官兵願意跟你上戰場的信任。”
  事後,當空軍專家組調看戰機的飛參和視頻後,不禁由衷地表示折服:在前後艙無線電中斷的情況下,兩人從容應對、默契配合,僅用17秒便成功處置了這一重大特情。要知道,這款新型戰機改裝以來,類似的複雜險情從無先例,更沒有處置經驗可供借鑒。
  關鍵時刻的驚人應變力,來自於長期在一線滾打出來的過硬本領和豐富經驗。翻開這個師的飛行訓練記錄我們不難發現,在戰法研究攻關、高難險課目試驗論證、遂行重大任務中,師團領導站前排早已成為一條不成文的“鐵律”。此次,他們再一次用自己的實際行動,在藍天上為全師官兵上了生動一課。
  只有把“給我練”變成“跟我練”,才能帶出一支部隊的豪氣和虎氣。師政委江邦勝感慨地談到:“戰鬥力標準從上立才能往下落,領導幹部必須成為過硬作風的實踐者。”
  高擎以上率下這面旗,面對重大任務他們敢打必勝——
  今年空軍自由空戰對抗比武,所有選手中的唯一一名師職領導,正是該師副師長郝井文。在激烈的團體角逐賽上,師長地面坐鎮指揮,副師長親自披掛上陣旗開得勝,一時成為美談。在領導的帶領下,全師參賽選手鬥志昂揚、越戰越強,以絕對優勢包攬了二代機和三代機的團體第一名。
  高擎以上率下這面旗,面對高難課目他們闖關奪隘——
  某型二代機由於裝備性能受限,半斤頭翻轉拉起被人認為“絕無可能”,然而突破這一難題的戰術意義卻十分重大。該師某團團長沈軍洪勇敢迎接挑戰,冒著發動機失速停車、空中危險接近等風險,一舉突破這一高難險課目,激勵全團飛行員迎險而上,快速掌握這一戰術動作。
  透過該師各級指揮員搏擊藍天的身影,記者深刻感受到以上率下產生的巨大感召力:全體官兵練兵備戰、聚力打仗蔚然成風,戰鬥力標準在心中牢牢扎根。
  訓練場上當好人,打仗就會害死人。批評敢不敢唱“黑臉”,是戰鬥力標準的“試金石”——
  誰和戰鬥力過不去,我們就和他過不去
  “下手”這麼重!通報一齣,全師皆驚。
  此前,該師部隊赴西北高原駐訓。飛行訓練中,某團副大隊長鄭平由於一時疏忽,起飛前忘記調整高度表數據,被擔負指揮所指揮員的師領導逮個正著。
  曾經,這樣的錯漏多是口頭批評,下不為例。如今,師里的處理則是不留情面“火力全開”:
  鄭平和負責指揮的該團副團長全師通報批評,並責成兩人在參訓飛行員面前作出檢討,深刻分析問題原因。與此同時,副團長被暫停指揮資格,責令跟班帶教,並經考核合格才能重新上崗。飛行員鄭平則被扣發了3個月的飛行等級補助。
  “鄭平可是為數不多的‘金頭盔’飛行員,這樣處理太重了,是不是該留點面子。” 有人向師黨委提出,兩人都是領導幹部,這麼做有損他們的威信,況且也沒有造成影響。對此,師黨委“一班人”的意見十分統一:“折的是個人威信,但樹起的是戰鬥力標準。”
  談及此事,該師副師長王卓平一番話意味深長:“訓練場上當好人,打仗就會害死人。批評敢不敢唱‘黑臉’,是戰鬥力標準的‘試金石’。”今年以來,該師加大訓練問責的力度,對訓練中暴露出來的不實之舉、違規做法痛下“殺手”,3名飛行員因此被中止飛行資格,調離飛行員隊伍。
  誰和戰鬥力過不去,我們就和他過不去。走馬該師訓練場記者發現,隨著戰鬥力標準的逐步樹立,官兵們批評與自我批評越來越有“辣味”——
  某團下達飛行任務,一位參加該團訓練的師領導在問答環節幾次“卡殼”。“對不起,你準備得不夠充分,個人飛行計劃取消!”當天的指揮員話音剛落,一旁的飛行員便向這位領導“開炮”,現場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,在場的我們也聽得臉紅心跳。
  在某團的訓練評估會上,一位飛行員毫不留情地對搭檔的團領導進行批評。剛剛在自由空戰訓練中落敗,滿臉氣惱的他調出飛參數據,指出團領導在“戰鬥”中犯的低級錯誤。“打仗時給你當隊友,就等著做敵人的‘活靶子’。”最後,他撂下一句重話讓團領導滿臉漲紅,無言以對。
  據師訓練科提供的一份數據表明,今年師領導機關先後有29人次的飛行訓練被基層部隊叫停。
  練兵場上大興批評與自我批評之風,戰鬥力這個唯一的根本的標準就不會“走調”。抵近該師觀訓,一股股求真務實的新風迎面撲來:
  訓練形勢分析會上,“縮手縮腳”“偷工減料”的保安全積弊被反覆拷問,“訓練減項目、打靶減難度、演習減強度”的現象無處藏身……
  對戰鬥力高度負責的態度固化成思想作風和工作作風,打勝仗便成為官兵的價值追求——
  強軍興軍的重任,需要敢於擔當的一代來扛
  有些不同尋常的舉動,常常蘊含非同尋常的深意。
  去年3月,該師赴某海域上空執行重大任務,某團機務中隊新戰士薑宇例行檢查時,在一架戰機發動機葉片上發現異樣。
  報還是不報?薑宇內心十分“糾結”。報,他擔心自己經驗不足,報不准影響戰備任務,讓大伙跟著自己瞎忙活。不報,如果真有情況,後果不堪設想……
  為防萬一,薑宇再次爬入狹窄的進氣道反覆檢查。雖然外場此時春寒料峭,但剛試完車的飛機進氣道內溫度高達40多攝氏度,在高溫缺氧的惡劣環境下他一釐米一釐米的檢查,終於發現一處極其細小的裂紋。
  根據他所反映的問題,部隊對所有飛機進行了一次普查,並聯繫工廠排除了隱患。師黨委當即給薑宇記二等功一次,並作出向他學習的決定。全師官兵為之震驚。
  如今,當大家再度回味此事時,更加深刻地理解師黨委的良苦用心:薑宇身上那種敢於擔當、極端負責的精神,有利於戰鬥力標準落實,這是部隊當前急需的作風。
  談到擔當、使命、責任這些字眼時,該師官兵無一例外會提及那次“走麥城”。幾年前,該師某團在導彈實射中脫靶,飛行員便把問題歸結為運氣不好,氣象條件受限。可令他們尷尬的是,隨後兄弟單位的飛行員在同等條件下百裡穿針、一劍封喉。如今,這恥辱的一幕被他們製成浮雕,掛在了團機關大門口。
  不敢擔當、逃避責任,戰鬥力標準就會變形走樣,失去應有的“硬度”。該師領導向記者表示,對戰鬥力高度負責的態度固化成思想作風和工作作風,打勝仗便成為官兵的價值追求——
  西北大漠,空軍突防突擊競賽性比武考核拉開戰幕。關鍵時刻,一向乾旱少雨的戈壁上狂風大作、飛沙走石,惡劣的氣象條件超出日常實彈射擊極限,考核組征求大家意見後決定:“打還是不打,各單位自己決定。”當兄弟單位紛紛退出時,該師“射手”、某團團長陳權龍出語驚人:打!一舉創下某新型導彈極端惡劣條件下首攻命中新紀錄,勇奪此次比武考核的最高榮譽——“金飛鏢”!
  新裝備整建制轉場駐訓,一場暴風雨不期而至。疾風捲起豆大的雨點傾盆而至,水平能見度僅幾百米。軍區空軍首長端坐塔臺面色凝重,不少前來指導的機關工作人員認為該師會要求推遲計劃,延期進駐。時間一到,只聽該師指揮員一聲令下:起飛!只見數十架戰機依次犁開跑道上的積水,變雙機編隊起飛為單機跟進起飛,準時準點到達指定“戰位”。
  強軍興軍的重任,需要敢於擔當的一代來扛!目睹該師練兵場上的一幕幕,記者耳邊又迴響起習主席的諄諄教導:“強軍的責任歷史地落在了我們肩上,要挑起這副擔子,必須敢於擔當,這既是黨和人民的期望,也是當代革命軍人應有的政治品格。”
  作風過硬不等於“傻大膽”,敢打必勝的底氣來源於理性精神的涵養——
  衝鋒,在科學規劃的“射程”內
  在別人眼中,這是一次難以完成的飛行任務!
  雲底高雖有800米左右,但山巒高度超過1000米,進入山谷後就如同被關進密不透風的盒子。能見度雖有4-6公里,但對於時速近千公里的戰機而言,不過就是一眨眼的距離。山谷走向十分不規則,時左時右、忽高忽低,難度之高、風險之大可想而知。
  然而,就在空軍各部隊近百將校軍官的眼前,該師將這次山谷飛行演示完成得像教科書般完美——
  “下降高度到300米。”當戰機航跡延伸到某山區附近時,指揮員果斷下令。“明白,下降高度到300米。”飛行員的回覆,平和清晰。
  “註意航向,控制好節點。”當指揮員再次聯絡時,卻遲遲得不到應答。“無線電好的吧?”指揮員的詢問,依然沒有回音。大屏幕上,戰機標識也已停滯不動,指揮所與飛行員失去聯繫。
  此時,指揮大廳內的空氣緊張到了極點,觀摩的人們都站起身來,為飛行員捏了把汗。然而,該師指揮員卻絲毫不見緊張,回覆大家說“我們的飛行員能行”。
  3分鐘過去了,無線電悄無聲息。5分鐘過去了,依然沒有任何動靜。8分鐘過去,電子時鐘還在有條不紊地跳動著。10分鐘,整整10分鐘,戰機的雷達信號再次出現在屏幕時,掌聲如雷鳴般響起。
  戰機返場後,有人問飛行員:“這麼高的風險你也敢飛?”“當然,我心裡有底。”
  “這種心裡有底的自信,可不是單純靠膽子大、技術好。”該師訓練科長趙德民介紹說,“他們此前通過對地形、航線的研究和規劃,科學計算出最佳飛行路線並反覆進行了模擬驗證。換句話來說,飛行員只不過是嚴格地飛了一組數據而已。”
  敢打敢拼、不懼風險,過硬作風為這支英雄部隊贏得多方贊譽,但該師官兵卻對此有十分清醒的認識:“在科學規劃的‘射程’內衝鋒才是勇敢,否則就是盲目蠻幹。”
  衝鋒,在科學規劃的“射程”內!
  ——於是,就有了“雛鷹”大戰“金頭盔”的佳話。前不久,在空軍組織的自由空戰對抗比武考核中,該師根據與研究所合作開發的飛行員作戰能力評估系統,將全部飛行員的訓練數據輸入到系統中選將,篩選出兩名僅800飛行小時的新手參賽,結果他們打敗“金頭盔”飛行員,勇奪“金頭盔”。
  ——於是,就有了“萬軍之中來去自如”的瀟灑。對地突擊演練中,該師飛行員駕馭戰機超低空、鑽山谷,在空地預警偵察系統“眼皮”底下完成突擊任務。評估時,對手看完飛行數據後瞪大眼睛:“敢用這樣的戰法,要命不!”他們輕鬆地說:“我們的戰法全部經過計算機推演,萬無一失。”
  走進這支智勇雙全的部隊,官兵們對科學的尊重讓記者產生強烈共鳴:作風過硬不等於“傻大膽”,敢打必勝的底氣來源於理性精神的涵養。
  矚望長空,相信他們必將在未來戰場取得新的輝煌。  (原標題:我金頭盔起飛前出現失誤 領導猛批令全師驚訝)
創作者介紹

澎湖民宿

vo85voth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